广州艺考培训机构多芬传媒音乐舞蹈培训学校

同类文章排行榜
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来源:广州传媒培训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 作者: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 发布时间: 2018-08-09 | 11286 次浏览 | 分享到:
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这两天掀起了大家讨论的热点。
    那么对于我们学编导的同学们来说,大家有没有想过从我们编导的角度、从视听语言的角度分析一下《我不是药神》呢?话不多说,接下来就给大家分析一下。      
     影片黑屏字幕起一直到显影片名【我不是药神】,一首中国观众熟悉的印度歌曲【新娘嫁人了新郎不是我】响起,这就预示着接下来的故事的发展将跟这首歌或者印度有关系,也就是给观众交代了故事发生的地区、地域、环境、风俗民情,观众立马就脑捕出了印度那种载歌载舞垃圾横飞臭气熏天的画面,影片后面事实告诉我们故事发生在印度的片段确实是这种情况,如程勇第一去印度取药快镜头对印度环境的展示,又如第二次程勇与印度老板在屋顶谈话的镜头小孩子们在土地面上玩耍周边到处都是垃圾。 
    影片开头随着歌曲【新娘嫁人了新郎不是我】佛像、印度神油、程勇与印度人的合照展现在镜头里,这些物件或者道具半分钟的时间里集中交代了主人公生活的环境、工作地方、职业、故事发生的环境和背景,且不仅承接了字幕时歌曲【新娘嫁人了新郎不是我】的预示,还启下了接下来的故事。

    佛是救苦救难的菩萨,是仁慈的代表,是善良的代表,是救迷惘于人们的菩萨。当吕受益带着程勇去找英语翻译刘牧师时,程勇说了两句话都被吕受益反驳说是佛说,比如“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意思是说跟着我走吧去行善去,更深的含义可以说程勇就是佛在人间的化身,来就救苦救难来了。当程勇放弃了卖药吕受益的死为了情由促使他回来从新卖药,走在印度的大街上烟雾笼罩,一张张迷惘的脸一双双迷失的眼神儿,一尊佛像在烟雨中若影若现,程勇站在其中不知何去,最后整个佛身现清楚了。

    第一、此次来拿药与上次不同,能能拿到药不好说,前路迷失,
    第二、也跟上次不同,上一次来印度拿药是为了钱,就如他说:“我不要做救世主,我要赚钱”,这次来拿药是为了“情”为了救吕受益和大家,佛给了程勇仁慈、善良,指引着他去救大家,预示着接下来感人的故事。

     吕受益出场时就戴着口罩,戴着三层口罩,三层口罩何意?但是当他见到程勇时就摘下了口罩,慢粒性白血病是特别容易感染的,这种有菌环境他为何如此大大意。实者不是大意故意而为之,因为吕受益来就是为了求程勇帮他去印度带药的,程勇就是他的恩人是他的救命稻草,程勇第一场去印度买药回来吕受益摸他大腿(有些观众是不是想污污了)那个特写镜头就说明了一切,这是对程勇的依赖、信任,命运交由他也预示接下来两个人物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程勇不是细菌,吕受益没有理由隔绝他。吕受益和病人们带三层口罩与其说是隔离细菌不如说是隔离医药贩子、不良药生产厂家(制定高额药价的生产厂家)、不完善的医疗制度(具体就体现在医院上),三层口罩就是代表着他们吧,换种说法就是患者与医药贩子的矛盾、患者与医院的矛盾、患者与药生产厂家的关系,其实归根结底就是医疗制度的不完善。

    曾几何时程勇为了那幅锦旗“仁心妙手普众生,徒留人间万古名”付出了太多,吕受益搬药时程勇的车门上一张干枯手的贴画将彭浩代入了进来------偷药。当思慧带着群主们来见程勇和吕受益时,程勇就让他们把口罩摘下来,这也和电影结尾段程勇被判刑患者们站在路两边纷纷摘下口罩为他送行形成呼应,患者们摘下口罩要让程勇永远的记住他们,我们是你救的我们永远感谢您,此时主人公将“情”引上最浓时,影片也此将情推向最高潮。 

    当程勇在与病人们交谈时印度风格的音乐响起已经转场到印度,这样的转场或剪辑很多,比如说吕受益跟程勇说:“我想起一个人”时镜头已经切换到舞厅了,又如思慧说:“什么人,彭浩,农村孩子”镜头立马就切换到了追打彭浩的画面,大大节约了时间与影片的紧密感和紧凑性。印度人盖下章及章声到手术室门关上和关门声着又形成了两个转场,做到了镜头画面和声音的双重转场,视听语言的很好结合。当法的代表警察曹斌看着瑞士医药代表在电视上胡说八道时,曹斌的内心是拒绝的是痛苦的憎恨的,他本想是一下关了电视但是他身为警察不能这么做,因为法大于情,镜头依着电视特写镜头时转换到了程勇那边,程勇立马关了电视,实现了曹斌的想法,身为执法者明知道这是对的但是又不能去这么做。此剪辑或转场很好的体现了曹斌的心理且不生硬,曹斌最后也辞去了警察的职务。但是这件事不会因为他的辞职而停止。

    影片最后程勇被酌情判刑五年,减刑提前两年放出来了,曹斌请他去喝酒这一次程勇答应:“行”,这与影片前面他俩在机场送孩子时曹斌请程勇喝酒程勇拒绝了形成呼应,这不是简单的答应,这是“情”与“法”的平衡,事实如此影片的最大核心物件物“药”纳入了医疗体制,医疗体制进行了改革和完善。影片最后一个镜头程勇和曹斌坐着车驶向远方,说明“情”与“法”可以平衡,但是很多地方还有好长一段路走,镜头指向天空说明有希望。 

电影《我不是药神》视听语言分析
最新艺考资讯
广州传媒艺考培训多芬艺术│影视表演│传媒│播音主持│广播电视编导│戏剧影视文学艺考培训网
广州传媒艺考培训多芬艺术│影视表演│传媒│播音主持│广播电视编导│戏剧影视文学艺考培训网
手机扫一扫
添加QQ咨询
  • 广州音乐传媒艺考培训机构咨询

手机扫一扫
添加微信咨询